主页 > 肺癌知识 > NSCLC的化疗 >

贝伐单抗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时间:2019-10-29 09:52 点击:

肿瘤血管生成贯穿于肿瘤生长的全过程,VEGF是已知唯一在整个肿瘤生命周期中持续过度表达的血管生成因子。贝伐单抗(Bevacizumab,Avastin)通过抑制能够刺激新血管形成的VEGF,达到抑制肿瘤生长和转移的功效,并使现存血管通透性正常化,与化疗药物和靶向药物有协同效应。
 
晚期、转移性非鳞NSCLC一线治疗
 
NCCN NSCLC 2016V4指南中紫杉醇+卡铂+贝伐单抗和培美曲塞+卡铂或顺铂+贝伐单抗为晚期、转移性非鳞NSCLC一线化疗方案,吉西他滨+顺铂+贝伐单抗方案因OS无受益,未列入指南一线推荐方案。欧盟委员会于2016年4月批准特罗凯联合贝伐单抗方案一线治疗携带EGFR突变的不可切除性晚期、转移性或复发性NSCLC成人患者。临床数据见表1。

 
晚期、转移性非鳞NSCLC二线和维持治疗
 
NCCN NSCLC 2016V4指南中培美曲塞或贝伐单抗或培美曲塞+贝伐单抗为晚期、转移性非鳞NSCLC一线化疗获得缓解或者稳定后的维持化疗方案,而贝伐单抗联合紫杉醇或特罗凯方案虽然对ORR和PFS有明显提高,但OS没有受益,未被列入指南二线推荐方案。临床数据见表2。

 
疗效影响因子和禁忌证  
 
多个贝伐单抗的临床研究表明,NSCLC患者的基因突变情况(EGFR、ALK、Kras等)和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VEGFR-1,2,3)的蛋白表达情况与贝伐单抗疗效并无关联。ARIES 研究表明肿瘤最大径是否大于4cm或小于3cm、是否中央型肿瘤、是否有基线空洞、空洞最大径是否大于1cm的各队列的生存获益相似。中央型肿瘤和治疗前肿瘤空洞不是严重肺出血的危险因子。脑转移的患者不会增加脑出血的可能性。禁忌证:鳞癌;肿瘤侵犯大血管;有大于2度的肺出血史(3个月内曾经出现≥2.5mL的鲜血);明显的心功能不全。
 
副作用
 
贝伐单抗特有的主要副作用为高血压、蛋白尿和出血。中国患者贝伐单抗单药一期PK研究中获得的安全性数据与国外患者的安全性数据相似,见表3。    
 
 
脑转移
 
在早期大多数贝伐单抗临床试验中,由于担心颅内出血的风险,脑转移的患者均被排除在外。虽然后来FDA撤消了对脑转移的禁忌,但相关临床数据仍然不足。AVAiL研究中,贝伐单抗治疗组的脑转移发生率更低。近年来一些个案报道或小样本临床试验数据表明贝伐单抗联合方案治疗经放疗后复发的NSCLC脑转移有不错的疗效,但仍需进一步大样本、多中心的临床研究验证。

常用靶向药
肺友之家 不一样的加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