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肺癌知识 > ALK/ROS1融合 >

【ALK+NSCLC】小6的治疗史

时间:2020-04-22 18:37 点击:

ALK群成员小6,女性,今年36岁,2014919日确诊晚期肺腺癌,原发右上肺近肺门处,4.1*3.9*4.9cm,胰腺尾部转移(0.9*0.8cm),多发淋巴结,骨和肝转移。

 

一线治疗

培美曲赛+洛铂二次,咳嗽缓解,未进行影像评估。一化后做了外周血的基因检测,ALK阳性。
 

二线治疗
克唑替尼250mg*2,一个月后影像评估,骨转移灶稳定,肺部原发部分缓解,多发肝转移灶减少减小,共18个月。

 

※三线治疗

20166月,多发脑转移,肺原发和肝转移灶增大,开始布格替尼(BrigatinibAP26113),180mg每天一次,共24个月,期间唑来膦酸每月一次。

※四线+治疗

20185月,脑转移灶进展,开始培美曲赛+卡铂+贝伐单抗化疗。二化后影像评估,脑转移灶增多增大,肺部原发稳定,胰尾转移灶略增大。对15个脑转移灶行伽马刀,继续做了三次培美曲赛+卡铂+贝伐单抗化疗。

20189月至20198月,培美曲赛+贝伐单抗维持化疗,共14个疗程。
培美曲赛维持化疗期间,不良反应轻微,生活如常,脑,肺,胰腺,肝和骨病灶稳定。在20194月开始,CEACA199持续上涨,到了7月,出现脑转移灶进展,开始服用布格替尼,一个月后核磁复查,有效。

具体治疗过程见下图。 

※经验总结

 

(1)对于初治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在一线化疗期间,基因检测出ALK阳性等驱动基因,可以继续完成化疗,也可以转为靶向治疗。但化疗的疗效应做影像评估,做为后续化疗方案选择的参考依据。

(2)克唑替尼耐药后,应做基因检测,对于全身性进展,ALK二代药是首选。
(3)多发脑转移,可做全脑放疗或立体定向放射外科。因全脑放疗副作用较大,选择了伽马刀。对于小
6来说,伽马刀放疗受益明显。
42018年培美曲赛方案二化后的治疗方案选择是一个关键节点,出现脑转移灶增多增大,胰尾转移灶略增大。考虑到肺部稳定,CEACA199下降,体感转好,选择进行伽马刀放疗,然后继续培美曲赛方案。
5)影像检查是判断疗效的金标准,需要定期进行。肿瘤标志物的连续监测也是一个重要辅助手段,肿瘤标志物变化早于影像,可做为预警信号。在连续定期监测中,肿瘤标志物浓度有异常变化,必须先排除测定误差及良性疾病的影响。在化疗期间出现的肿瘤标志物一过性升高也是常见的情况。肿瘤标志物结合影像和体感变化,方为稳妥。
620197月,出现脑转移灶进展,此时可选方案有a.ALK三代药洛拉替尼,b.再次伽马刀放疗,c.再次尝试布格替尼,d.其它ALK二代药。因病灶很小,小6选择了在刚输完培美曲塞后服用布格替尼,一个月后复查脑部缩小,然后不再继续化疗。

※后续方案
再次服用布格替尼以来,虽然脑转移灶缩小,颅外病灶稳定,但CEA和CA199仍在继续上涨。在副作用能耐受的前提下,考虑布格替尼加量。

假如后续出现肿瘤进展:

(1)脑转移灶进展,再次做伽马刀。
(2)脑转移灶稳定,体转移灶进展,如果是寡转移病灶,可考虑局部治疗,如果是肺部原发或多发病灶进展,先做基因检测,可考虑ALK三代药或布格替尼联合化疗,或根据基因检测结果中出现的其它耐药靶点用药。此时其它ALK二代药有效概率极低,不做考虑。

常用靶向药
肺友之家 不一样的加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