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资讯 > 前言 >

“最糟糕的总结” ,靶向治疗总结(一)

时间:2020-10-05 09:46 点击:

在肺癌病友网络中,经常有些学有余力的病友会总结一些内容分享给大家,尤其是一些副作用处理、家庭护理、饮食营养方面的的内容,流传在各个病友群之间,对大家帮助很大,但是也有一些总结的内容漏洞百出或者目的不纯,本期开始的靶向治疗总结就从处决一个“最糟糕的总结”开始吧。

 

第一方面是分类,我们看这个糟心的截图。

 

 

开篇就大错特错,靶向药的分类是以靶点基因来区分,绝不存在什么“肺癌靶向药”这种获批适应症的设置,而之后其实原作者也没有按肺癌总结,造成了后续的一通混搭。

 

三个一代药,很显然是EGFR的一代药。

 

然后二代药就开始胡扯了,阿法替尼是EGFR的二代药,而阿西替尼是一个抗血管药物,凡德他尼是一个多靶点药物,包括了RET融合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与EGFR药物不知道怎么划到一起的。最可笑的是,T药,不要把肺癌里几乎不用的TIVO-1缩写成T药,T药是专有昵称(Tecentriq的首字母),一个免疫治疗药物,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通用名阿替利珠单抗,看到这的第一反应是把免疫药物放到靶向药里了,这脑子里是进了多少脏水难以估算。

 

介于二代、三代之间,这个说法在网上有,但是跟这些药物有什么关系?各种不同靶点的药物都混在一起,抗血管、RET靶点药物仑伐替尼(旧称乐伐替尼、7080),抗血管、RET、MET的多靶点药物卡博替尼(184),MET专用药物卡马替尼(280),FGFR靶点药物TAS-120和尼达尼布(1120),还混进来标准EGFR二代药物达可替尼(804,注意,是达可替尼,不是达克替尼,大家平时交流怎么说都行,翻译的,音对了就行,但是文章里介绍已上市药物的错字是不能忍的)。

 

三代药,泪奔了,终于写对几个,但是这几个药有点意思,Rociletinib(CO1686),2014年就开始临床试验,然后没影了,4002由于专利问题,根本没药厂接收,连个名字都没有,只有奥希替尼一个幸存三代药(AZD9291)还把字写错了。AZD3759,这个药物也是命途多舛,早就被研发出来,但是这么长时间的临床试验都没有做完,而且要强调的是,3759的靶点是EGFR一代药的19缺失和21错义,不能抑制T790M,根本不是三代药。

 

接下来是一个普遍的习惯性错误,不算严重,ALK的常见原发驱动变异类型是融合,而不是突变,继发耐药大部分才是ALK错义突变。(暂译)布加替尼(AP26113)的药物靶点与(暂译)劳拉替尼(3922)更为接近,所以可以认定为ALK三代药,ROS1二代药,ALK的标准二代药是阿来替尼和塞瑞替尼(旧称色瑞替尼),恩沙替尼(X-396)也被当做ALK二代药,只不过多了MET靶点控制。

 

第二方面,第一部分截图,还好,一代药太熟了。

 

 

无伤大雅的几个小错,大家自己看看吧。

 

额外说一句的是,当成熟的两个一代药出现之后,其空间结构已经是定式,所以后续再做的一代药可能要做成这个空间结构,想造车的人没有必要重新验证一次轮子应该是圆的还是方的更好,网上很多人说凯美纳分子结构像特罗凯,但无论哪种说法,有效时间更接近易瑞沙,副作用比易瑞沙和特罗凯更小,价格也更低,这些是实实在在的,缺少药物尖端创新能力的情况下,创造能让患者获益的药物也是无可厚非,印度还直接低端仿制呢。

 

第二方面的第二部分截图,这个最值得玩味。

 

 

“BKM120作为肺癌病人二线治疗药物”也不知道哪冒出来的鬼话,肺癌有这么多已上市的抗血管药可选,为什么要选一个还没上市的?

 

尼达尼布(1120)的抗血管活性很弱,一般是作为治疗和预防肺纤维化的药物,不是间质性肺炎,间质性肺炎一部分是可逆的,只有持续的慢性发展才会形成纤维化,急性的间质性肺炎当前临床上都是激素治疗。

 

EGFR敏感型突变(19Del/L858R)一代药耐药之后的标准做法是基因检测,根据结果选择二代药(不到20%,注意这里是说EGFR二代药阿法替尼、达可替尼,不是前面那“一锅乱炖”)还是三代药(50-60%,仅限奥希替尼、阿美替尼和一些在临床试验中的三代靶向药),所以跳过二代药是一半以上的患者的选择,更不会在一代药耐药之后就莫名其妙把抗血管用上。

 

“EGFR和T790M双基因突变”,好酸爽的描述,T790M不是EGFR的基因突变类型之一吗?EGFR的20外显子的790密码子错义突变,碱基序列2369的C(胞嘧啶)变成T(胸腺嘧啶),导致蛋白上的这一位点氨基酸由T(苏氨酸)变成M(蛋氨酸)。如果是EGFR的敏感型突变(19Del/L858R)继发耐药产生T790M,或者原发19Del/L858R+T790M,那么医保支持、数据完整的成熟药物奥希替尼不好吗?为什么非得拿不知道哪里做出来的4002联易瑞沙?哦,和上面几个没有上市药物的推荐联系到一起,我好像知道这家伙想干嘛了。

 

再看看第二方面的第三部分。

 

 

鳞癌的字一直错,不多说了。

 

对于已经形成脑转移灶的药物入脑的问题,之前已经专门发文说过,感兴趣的朋友看看全文,嫌内容长的我直接告诉你结论,绝大多数患者已形成的脑实质转移灶没有血脑屏障效应,药物都可以入脑,有效与否的关键在于转移灶的靶点是否是靶向药能针对控制的。脑膜则是静脉用药和口服药物都很难到达的位置,需要单独考虑。

 

相关文章:》》》点击了解更多肺癌靶向治疗相关知识》》》

 

“AZD3759有点像184和280一样”这说法……靶点没有半点重合的,考虑有效范围是什么意思?

 

“基因没有突变的鳞癌、小细胞癌、大细胞癌盲试9291有效率42%以上”有出处吗?这些病人做梦都梦不到这么高的靶向有效率。

 

再来看最后这部分,就不能恶补一下基础知识吗?

 

 

EGFR就是HER1。

 

在最新的临床结果中,阿法替尼和达可替尼这两个EGFR二代药物并没有像描述的那样对带有ERBB2(HER2)突变或扩增的肺癌患者有哪怕及格的有效控制率,所以不要指望了。

 

“靶点是TP53”这个说法直接暴露了生物学基础的弱点,TP53是抑癌基因,如果把肿瘤细胞比作一辆车,EGFR等原癌基因(驱动基因)是发动机,TP53等抑癌基因就是刹车,抑癌基因的存在主要是让癌变的肿瘤细胞自身凋亡,老司机超速要牵连一车人畏罪自杀的,当抑癌基因发生突变而不能行使正常功能的时候,肿瘤细胞就没有罪恶感了,如果要拯救肿瘤细胞的灵魂,需要修复抑癌基因,这个就是基因治疗的范畴了。把TP53当做靶点,这是要攻击TP53吗?把刹车砸得更烂一些好让肿瘤进展飚的更快?当前的靶向药都是某某酶抑制剂,不是肿瘤的修理工而是粉碎机。

常用靶向药
肺友之家 不一样的加油站